秋雨牡丹饼

文学狗是最骄傲的身份啦~

【维斯塔潘/勒克莱尔】巅峰重见

“这不公平!我是说……我当时在领跑啊!我在你前面,你撞了我,然后我俩一起退赛,这不公平!””维斯塔潘剃个圆寸,浑身泥泞地扛着他的小卡丁车往场外走,看见冲上来采访的记者也不停下,边走边怒气冲冲道。摄影机画面晃动得厉害。

2012年WSK欧洲系列赛的决胜,两位争冠车手撞车退赛实在是戏剧性的场面。欧洲记者心都大,拿着麦克风一步一颠儿地跑去采访维斯塔潘,收到气势汹汹的回答之后转身又美滋滋地开始寻找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

“夏尔!来给我们讲讲发生了什么吧!”话筒伸向还站在赛道边上看比赛的勒克莱尔,干净清爽的年轻人走过来大方地接受了采访。

“这没什么啊,赛道事故而已。”勒克莱尔头发长长的,白色的赛车服干净得可以,实在看不出来刚刚和那个没头脑又不高兴的凶神恶煞的孩子一起摔出了赛道。

“真的没什么。”勒克莱尔摊了摊手,皱了一下鼻子,然后就走开了。从肢体到表情,一点也没把这次事故当做什么大事放在心上,浑身上下的气度加上那张英俊的脸,绅士得像个王子,衬得那边气急败坏甚至开始踢地上的石子的维斯塔潘像个破落户。

记者笑着走开,比赛还没有结束,不过与年度冠军的归属已经无关了。


“是那家伙撞的我!”小霸王维斯塔潘不依不饶,收拾卡丁车的时候还犹自在抱怨着,“在前面的人还要和后面的人一起出局,不公平啊不公平。” 每说一句,手里的螺丝刀就拧一下,一顿一顿的,和螺丝置着气。

“你要不想发生意外,就跑快点不要让我追上啊。”

维斯塔潘抬头,看到旁边站着已经换完衣服的勒克莱尔。勒克莱尔比他小,但是身材似乎比他高一些,也许是身材苗条的缘故,此时正靠在墙边上喝饮料,旁边放着已经利落收好的背包。

“你什么意思!”维斯塔潘直接拎着手里的零件就冲上去了,右手拿块儿破抹布胡乱地擦着,满手机油地样子让勒克莱尔往旁边躲了躲。

“比赛碰撞就是这样的啊,我要超你就会有风险。除非你一骑绝尘地甩开我,我肯定不撞你。”勒克莱尔非常讲理,非常认真,非常礼貌,非常有逻辑,说得维斯塔潘一愣一愣的。不过维斯塔潘也是好孩子,你跟他讲理,他肯定就听着。在露出深以为然的表情之后,维斯塔潘重重点了一下头。

“是的,我也有错。以后我们不会撞了,不会让你追上我。”

——————

开卡丁车的日子很漫长,每一个怀揣着职业赛车手梦想的少年都要这样度过他们漫长的童年和少年。
开卡丁车的日子也不会很长,在这里崭露头角的才华横溢的年轻人们都会大车队抛来的橄榄枝,结束卡丁车生涯,去真正的方程式赛车界发展。

在和一众卡丁车对手们缠斗了许久的维斯塔潘成为了第一个幸运儿,他率先拿到了一份大合同。是的,大合同,跳级的超级大合同。

他直接就要去参加F1了。

“喂,我冠军!”2013年CIK世界卡丁车系列赛的最后一场结束后,拿下冠军并且已经敲定下家的前途无量的维斯塔潘对正在收拾东西的勒克莱尔说。

“嗯。”勒克莱尔慢悠悠地装着他的包裹,应了一声。

“这次你没超过我。”

“嗯。”

话题似乎就这样卡住了,维斯塔潘顿了很久以后才跳出来一句,

“喂,我要走了。”

“挺好的,这么早就能开上F1,我真羡慕你。”话说的得体,也没什么易于感知的感情。

维斯塔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碰了钉子还是耀武扬威没收到效果,脸涨得通红,说出来的话都像憋出来的,

“那……你去开雷诺2.0……这下我们不会撞到一起了!!”

最后这半句话像用力喊出来的,莫名其妙的样子吓了勒克莱尔一跳。

维斯塔潘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甚至觉得自己有点蠢,自己跑过来其实就是想说说当年因为赛道事故而结下的梁子吗?还是在遗憾着以后没有机会和老对手激烈对抗?

不,不是的,他对未来是期待的,他会以最年轻选手的身份去最高的舞台上,他会被记住,他骄傲。

但是他也紧张。新的对手,新的挑战,不知道自己的事业究竟会混到什么样的程度。同龄人之中的脱颖而出,反而让他脱离了熟悉的环境。他想听老对手说两句,说两句能让他安心的。

“超你……现在是不会,以后则未必。”勒克莱尔终于收拾完了包裹,直起身子来看着维斯塔潘,“你就安心去混吧,混成什么样子都可以……”

“……反正有一天,我也会站在那个赛场上的,到时候遇到你,照样超你。”

语气不重,说出来却掷地有声。明明更加不羁的是维斯塔潘,此时的气势好像也被压了几分。年轻的勒克莱尔脸上没有半分输给同龄人的遗憾或是落寞,他面向太阳,不皱眉,不遮掩,就这样直直地迎向阳光望了过去,望向远处的赛道,退场的人群,尚未散去的引擎声浪。

“好啊,你来,如果你来超我,我还会拼命防守,撞出去也不会让你过。”

勒克莱尔被这偏激的口号宣言逗笑了,“我可不乐意被你无脑攻击,下次再见,肯定是要换我领跑。”



——————

维斯塔潘的成绩竟然奇迹般的好,勒克莱尔也说不上这算不算出乎他的意料。

“那小子……不错嘛。”勒克莱尔把比赛的场刊放好,收集在柜子里,里面是这一年他在F2参加的每一个分站,已经是倒数第五站了。上面的格子里还有全年的雷诺2.0,F3,GP3。维斯塔潘走后的每一年,他都辗转在不同的赛事中努力着。每一个分站,每一本场刊,每一个成绩,都是他的汗水,都是闪耀着的光芒。

他时常掰着指头数自己超级驾照的积分。赢下来,就离那个舞台更近一点,就离老对手更近一点。逼近,然后超过他。这样的追赶就好像在赛场上一样,每一圈缩短的时间被折合成逐渐缩短的空间距离,再在最终逼近的时候一击必杀实现超越。

一击必杀。勒克莱尔想着。这些分站足够他逼近F1的舞台了。今年拿下F2的冠军,然后去那个赛场来个一击必杀。

他抖擞了抖擞精神,给自己剩下的征程打了打气,暗自想了想那个金闪闪冠军头衔,起身下楼,往客厅走去。

今天是星期天,F1的比赛他不会不看。里面有前辈偶像,熟悉的不熟悉的朋友,他想接近的经理人们。那个世界虽然暂时与他无关,但他还是把全部的心和梦想放在了那里。

他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那个和他缠斗了五年之久的身影,

那个和他因为撞车结下梁子的身影,

三大车队名车手维斯塔潘,



撞车了。

“啊,这家伙……”勒克莱尔掩面,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尴尬,有点儿替他丢人诶。

原来你不光是防守撞车啊!你超车也撞车啊!

什么离你远点儿就不撞了,骗人的吧!是你离别人远点儿吧!

唉。看来以后场上再见面,还是要自己来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才行啊。

勒克莱尔想着,看着比赛出着神。

再见面啊。

一定会的。



——————

2016年5月15日,红牛车队宣布麦克斯·维斯塔潘正赛代表红牛一队发车。

2018年9月11日,法拉利车队宣布F2世界冠军夏尔·勒克莱尔,加盟法拉利。

少年对手,巅峰再见。

写在第一篇同人文之后。

不知道是文人相轻还是自视甚高,以前特别不爱在网上写东西,哪怕最好的朋友约个稿都不愿意动笔。总觉得自己好歹是什么什么大学什么什么系的什么什么生,下半辈子吃文字饭的,写出来没人看多没面子。发过的文章们也会被我一天八百遍地查看阅读量,被冷遇了也会气急败坏,觉得自己怀璧不识什么的。就好像回到了高三时候作文被大家称赞,可是打分却一直不合期待的日子。再加上各路约稿人都按流量算钱,十万+阅读多少钱,涨一个粉多少钱的。累。
不过貌似其他人都很坦然。我的下铺,正派写作系的才子,欧阳江河西川谈笑风生的那种,写的诗被各种行家喜欢,大学生写作大赛评委席有他一张椅子的那种。也会说起盗笔。
还有小何,有一回和我上她导师的西方基督教文学,打开笔记本说要赶稿,笔名“校园小飞侠”,大概写的是耽美酱酱酿酿。
当时不是很理解啦,觉得你们这么大个角儿写这些图啥呢。不过现在明白了,图个乐呗。
是真的热爱啊,自己的文字写给同样喜欢的人们看,这本身就是无关金钱无关名声无关任何贴在自己身上的金闪闪的标签。这种纯粹的乐趣,是不掺杂烟火气的文学本身。
昨天发了第一篇同人文,我好满意。以后还想写下去。阅读量什么的,第一次觉得真的没关系。我写的很开心。看着评论区里两个夸我的小可爱,真的比在学校里学校外各种乱七八糟真真假假的夸奖要使我开心,仿佛回到了高中时候和朋友们互相传阅作文本然后发自内心佩服对方的时光。
一个礼堂的人给你鼓掌,可能有五成水分,但是一个人的掌声,一定是真心的吧。
你们爱看就好了。哪怕有一个人给我点红心,我都珍视。
那些注水的阅读量,话题量,不及你们一句喜欢。

【叶橙开学季】游戏里来,游戏里去

@叶橙活动主页☆

叶修很欣慰苏沐橙能和班上的同学们玩儿得很好,但是对于他们叫她一起去网吧打游戏这件事,不行。

荣耀的风靡之甚,其实还是在校园里最扎堆。男男女女呼朋唤友三五成群地扎在网吧里开黑什么的,多是穿着校服的学生。

平日里在班里乖乖巧巧的苏沐橙凭借着一手惊为天人的游戏技巧一下子成为了学校明星级的偶像,放学后和女朋友们逛书店喝奶茶的日子一去不复返,演变成为了全年级各支“战队”轮番喊苏神一起去网吧,小团体们为了争夺神枪炮师甚至要预约排号,没发展成大打出手什么的只能说明苏沐橙身上的狗血主人公气质还不够。

当苏沐橙把她在荣耀开服之后的奇遇说给哥哥们听的时候,叶修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事儿一下子戳中了他的雷点。

“网吧!女孩子去那种地方不好吧……”

屋子里另外两个人盯着他。

叶修也知道自己在找茬,网吧不好什么的从他嘴里说出来,和抽烟不好有害身体健康一样违和。

“我是说,你天天和一群男生们混一起,不安全吧。”

屋子里另外两个人还是盯着他。

叶修又知道自己说服力不够了,苏妹妹天天和他这个大男人一起住,好像是最不安全的吧。

“反正……,随便吧。”

叶修摆出一副开明家长的样子,表示了理解,内心里也在反复写着“理解”两个字的笔划。

和同学打打游戏嘛!理解,理解。



但是在苏沐橙连续过了两个礼拜和同学们打游戏的日子之后,叶修觉得自己开明不了了。

“咳。放学还是早点回家吧,作业还写不写了。” 叶修坐在餐桌旁守着一桌子的菜对刚和同学浪回来的苏沐橙说。

“哎呀同学嘛,同学之间多出去玩玩,挺好的。” 苏沐秋倒是不以为然,招呼苏沐橙放了书包洗手吃饭。

“关键是这东西它影响学习呀。”叶修深沉,“这东西它容易上瘾,是吧,沐橙马上就要开学了,正是学业紧张的时候……”

苏沐秋虽然对这不能自圆其说的奇妙逻辑也是比较懵逼,但是有关学习什么的,政治正确,大方向对,应当给予支持。于是对苏沐橙也点了点头,嗯嗯了几声。

苏沐橙有点委屈。这么多年放学不都是先和同学一起出去玩过几茬再回家吃饭嘛,为什么突然家里头有个人想起来要狠抓她学习了?

“切……”苏沐橙赌气,“什么嘛,那我以后不玩游戏了,行了吧。”


两个游戏瘾者集体紧张,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可以玩,可以玩,但是多注意学习!”哥哥说。

”嗯嗯,可以玩,可以玩,但是……” 叶修似是还有话要说,后半句却没说出口。

但是家里有两个游戏高手,打游戏这种事情当然要和我们一起啊!

—————


叶修决定给这帮小崽子中学生们点儿厉害瞧瞧。

这种因为游戏而产生的争风吃醋,当然还是要在游戏里解决了!让你们知道知道谁才是可以有资格和苏沐橙一起打游戏的男人。

叶修站在网吧门口,握了握手里的账号卡,迎着里面传出来的中气十足的大孩子们笑声,就像迎着神枪的枪林弹雨一样大踏步地走了进去。

果然好多男生!叶修攥着拳头小混混一样装模作样地抹了一把鼻子,暗自把一口老血咽了下去,走到一群人的显示器面前。


“沐橙。”

在叶修本来的构思里,他想直接冲上去大喊一声“喂”来叫板的。不过他的浩大声势只是在心里罢了,表现在明面里连装腔作势都算不上。

正在打游戏的姑娘和身边五六个愣头青“唰”地一下子同时抬头看他,把叶修先吓了一跳。

“咦?你怎么来了?”苏沐橙问。

哼哼,我怎么来了,我来教训教训不开眼的小鬼啊!

“路过,来找你们玩玩。”

气势!气势啊!叶修恨。不过这个“玩玩”听上去虽然不凶残,但是嘲讽还是有点儿。

“行啊,坐吧。”苏沐橙点了点旁边的显示器,然后回头跟同伴们招呼道,“这是我朋友,荣耀打得也很好。”

一听是苏神朋友,大小伙子们也是干脆利落,立马让出位置给叶修来。叶修坐了王座,气势还真是有了点儿了。刷卡,上机,动作熟练。登录进游戏之后还烧包地摆弄了两下银武,有意无意地扫了扫自己竞技场全胜的记录。

……竟然没人注意。
怒了!

咔咔两下给苏沐橙发来的组队邀请点了拒绝,“竞技场有人来吗!”

笑话,哥可不是来给你们刷副本的啊,哥是来为爱决斗的啊。

可怜这些不明就里的小伙子们,本着“新朋友来了,好好切磋一下吧”的态度上场,却被这个带着错别字的名字战斗法师凶残地一个一个秒杀。

借着荣耀泡我妹子,你们真是撞枪口上了。

叶修用最快速度解决了最后一个,舒坦地松了鼠标摘了耳机。

闭着眼睛等了等争风吃醋的戏码……好像没有上演啊。

叶修疑惑地回头瞥了一眼,落寞没看见,心碎没看见,恼羞成怒什么的更是统统没有。

一排的星星眼啊!!

“大神,大神这么厉害的吗!”
“大神是苏神的朋友啊!果然!”
“大神能和我再打两把吗?”
“大神这么厉害,以后还能和我们约吗?”

现在学校里的小孩子,竟然都这么单纯!!

叶修一下被团团围住,有要拜师的,有要摸手的,有要qq号的,还有已经发了好友申请的。搞得他内心竟然生起了。。浓浓父爱。。

“大神大神,我们学校正在成立电竞社,正需要高手来指导啊!你愿不愿意来和我们一起玩儿啊。”一个剃着寸头的男生抢进话题,朝苏沐橙那边伸了伸手。苏沐橙拿了一张草稿纸递过来,叶修一看,是一份策划书。

“这是我们成立社团的构思,你看看。人还不多,苏神也在。”寸头男生在纸上比划着,“我们批下来了微机教室,目前想的是社团内部打打比赛,但是总是我们几个,肯定没发展,所以我们还想去和别的学校之间打比赛,如果将来能在社会上打更大规模的比赛就更好了……”

寸头男生滔滔不绝地讲着他们的畅想,成立社团,成立高校电竞联盟,挂靠相关教育局部门的体育委员会,小型商业赞助,组织全国范围的大型比赛,等等。未来的三年,五年,十年,甚至更久。

“所以,我们想要科学地提高水平,大神,带带我们吧!”

话说到最后,一排小伙子眼神里闪烁着“求带”,叶修竟然被望得也有些感动,事情就这么答应了下来。


——————


“很棒吧!我的同学们~” 回家的途中,苏沐橙眼睛里带着调皮的笑,“他们可都是很有想法的人呢。你这个封建家长,不能再阻挠我了吧。”

“很棒,很棒。”叶修叼着烟附和着,“最后你还是变成跟我一起打游戏了。”

“咦?”

END

取材于我们当年成立社团的情形。

也是打发课余时间顺便泡泡妹子的初衷。

但是后来,师弟师妹们把它发展成了当年怎么也想象不到的模样。


十年后,荣耀席卷全世界。
当年那些在学校里组团打着游戏的少男少女们,
那些想见识更广阔天地的少男少女们,
那些四处拜师磨炼自己技术的少男少女们,

青春的梦想成真,
可曾想得到。

荣耀教科书的弟子们叫什么?

邱非:荣耀课后习题
罗辑:荣耀学霸笔记
包子:荣耀奥赛题
乔一帆:荣耀地图题
唐柔:荣耀压轴大题
孙翔:荣耀超纲题
安文逸:荣耀变形题

莫凡:荣耀小组讨论+个人展示
魏琛:荣耀历史题
方锐:荣耀……可能是道错题吧。

(老魏和方大大叫弟子有点儿不合适啊……总之就这样吧意会~^_^

lofter上的第一条内容。

可能会留一辈子。

❤️

啊晓:



画了个21P的小天使组友情向小短篇《雏鸟》,阅读顺序从右到左,原著背景,再次感叹小天使组真的太可爱了呀!灵感来源于(很久)之前微博上某位老师在卫生间捡到小雏鸟的事,不过我对鸟类一无所知,关于小鸟的内容全是瞎掰,欢迎科普 !


虽然可能全世界都知道了,但是我还是要吹爆bee三倍速太太的手书MAD《see you》!!歌词神契合!而且把他们的关系诠释得直戳我心!分镜的时候每天都要看五遍以上!!




等不到夜班车小高你应该很高兴吧,毕竟你是那种为了跟小乔多待一会儿故意不帮人家收拾行李的心机boy啊(小高:………)